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女军统的残酷踩杀同人:李雅的新皮靴】(11)【作者:weixiefashi
女军统的残酷踩杀同人:李雅的新皮靴】(11)【作者:weixiefashi
 字数:4276
 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 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
               第十一章
 
  李雅就像天生的统治者一样,全身都散发着一股高高在上、傲睨众生的女王 气势。她踩着金属高跟,一路性感的猫步走到犯人们中间。
 
  摄于李雅强大的女王气场,犯人们不约而同地向后退去,下意识地与她保持 着距离。那个情形,就好像是野兽闯入羔羊群中一样,最后所有犯人都围着李雅 形成了一个半圆圈。
 
  犯人们怯懦的模样李雅看得清清楚楚。对于这些出身社会最底层的卑贱的所 谓革命党,李雅从来都是十分鄙夷的。每次看到这些卑贱的可怜虫面对自己高贵 冷艳的气质瑟瑟发抖的样子,李雅心中都会充满了优越感李雅傲慢地走到人群停 下脚步,目光冰冷地向四周环视一圈。被她冰冷视线扫到的犯人,全都不由自主 地背上直冒寒气。几乎所有人都感觉到,这位冷艳的美女军官投向他们的冰冷视 线,就好像是在检查待宰的牲畜一样,令他们感到很是不安。不知不觉的,脚下 又往后退了半步。
 
  「你们这些共党分子听着,」李雅冷冷地说道,「由于你们反政府的罪行, 你们所有人都已经被判了死刑,现在立刻就要执行!」
 
  犯人们顿时炸开了锅,纷纷喊起冤来。
 
  「冤枉啊,长官!我没犯要判死刑的事儿啊!」
 
  「长官您明察,我只是派送了一些传单而已,不至于死罪的啊!」
 
  「你们不能这样草菅人命!我要见法官、我要见法官……」
 
  「长官你们……」
 
  犯人们闹哄哄地乱成一团,李雅不悦地皱了眉。
 
  她将穿着过膝高跟靴的右脚高高抬起,然后用力猛然踏下。
 
  噔!
 
  金属制成的靴跟敲击在坚硬的地板上,发出一声极为响亮的高跟声,震得所 有犯人们心脏都颤抖了一下。
 
  原先闹哄哄的场面一下子变得鸦雀无声。
 
  李雅目光冰冷地环视着四周,犯人们一个个噤若寒蝉,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。 
  李雅轻蔑地冷哼一声,继续说道:
 
  「……但是,考虑到你们姑且初犯,本小姐大发慈悲,就给你们一个活命的 机会……」
 
  犯人们一听有活路,纷纷竖起耳朵,生怕听漏了一个字。
 
  「……本小姐正在做一个实验,如果你们能配合本小姐完成这次实验,本小 姐就将你们无罪释放。」
 
  犯人们面面相觑,谁也不知道这位漂亮的女军统肚子里卖的是什么药。 
  沉默了几秒钟,一个年纪较大的犯人大着胆子问道:
 
  「那……不知道长官您要做的是什么实验?」
 
  李雅高傲地看了他一眼,却没有立刻回答。
 
  她打了响指,一个军统大汉立刻跑进房间,将一把雕刻精美的红木高椅放在 李雅身后,然后又迅速退了出去。
 
  李雅在高椅上坐下,优雅地向犯人们伸出了修长的右腿,像是炫耀一般展示 着美腿上那只直达大腿根部的白色超长过膝高跟靴。
 
  完美的腿型,性感的长靴,在地下室昏暗的灯光下,晶莹透剔的白色靴面呈 现出一种淡淡的柔和光泽,仿佛是一层神圣高贵的圣光笼罩在李雅的美腿和长靴 周围一样,实在是美得惊心动魄。
 
  犯人们都是一群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,哪里见过这样的绝世美腿,一个个看 得眼都直了,不由都暗自吞咽起口水来。
 
  李雅看着犯人们一个个对着自己的高跟靴美腿看得发痴的低贱样子,心中不 断冷笑。这些个贱货,一个个见了本小姐的美腿就像丢了魂一样,真是一群无药 可救的低等生物……哼,现在让你们看个够,待会儿就让你们在本小姐这美腿高 跟靴下求生不得求死不能!哼哼……
 
  过了几秒钟,还是那个年纪较大的犯人最先回过神来。他尽可能把视线从李 雅的高跟靴美腿上移开,小心翼翼地问道:
 
  「那……不知长官要做的实验究竟是……」
 
  「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」李雅轻描淡写地说道,「本小姐就是想用你们 来试试这双新皮靴。」
 
  「呃?」
 
  年纪较大的犯人和其他人都是一愣。
 
  试试新皮靴?
 
  什么意思?
 
  一双皮靴有什么好试的?不就是穿上走几步而已吗?这位美女军官的过膝高 跟靴的确是精美绝伦,但也应该没多大差别的吧?
 
  看到犯人们疑惑的样子,李雅轻轻一笑,伸出去的右腿继续往上抬高,于是, 白色过膝高跟靴靴底的部分也向犯人们展示了出来。
 
  当犯人们看清李雅的高跟靴靴底下的真实面貌后,全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 气。
 
  那究竟是什么样的奇特构造啊!?
 
  后跟部分,是长达十六厘米的锋利金属细高跟,而前掌部分,三厘米厚的防 水台下,居然密密麻麻地嵌满了无数细小的钢针!这些钢针长约一点五厘米,每 一枚都反射着不详的寒光,一看就知道锋利无比。仔细看的话还可以发现,这些 钢针上每一枚上都带了极小的倒钩或倒刺,远远望去,就像无数细小尖刺和刀刃 组成的银色森林一样,令人不寒而栗。
 
  犯人们全都惊呆了。
 
  ——他们怎么都想象不出,在如此美丽性感的过膝高跟靴下,竟然存在着这 样可怕的构造。
 
  他们也想不明白,这样可怕的构造是一双皮靴所应该拥有的吗?
 
  反过来说,拥有了这么可怕的构造,美女军官玉足下的这双皮靴,还仅仅只 是一双皮靴吗?
 
  那年纪较大的犯人也被吓坏了,他结结巴巴地问道:「长、长官,您、您这 靴子,这、这到底是……」
 
  李雅轻蔑一笑,像是挑逗一般将穿着高跟靴的修长美腿伸到他面前轻轻地晃 了晃。
 
  性感的高跟靴下,细高跟和钢针不断闪烁着寒光,刺激着犯人的神经,令他 越来越惊恐不安。
 
  李雅看着他恐惧的表情,戏谑地问道:「你知道本小姐这靴子是干什么用的 吗?」
 
  那犯人其实心里已经猜到个八九不离十,但他却不敢相信、不敢面对、也不 敢说出来,只好一个劲地摇头。
 
  「不不,小、小的不知道……」
 
  李雅冷笑一声:「好,既然这样,那本小姐就让你知道知道吧。」
 
  李雅说完,两腿一伸,皮靴噔的一声踩在地板上,魔鬼般傲人的美躯顺势站 立起来。
 
  接着,冷艳的女军统踩着性感的猫步,怡然自得向那犯人走过去。
 
  咯噔。
 
  随着过膝高跟靴的每一次踏地,金属靴跟和钢针敲击在坚硬的青石地板上, 都会发出清脆响亮的咯噔咯噔高跟声。在这狭小的地下室里,清脆的高跟声显得 冰冷无比,宛如死亡进行曲一样悦耳。
 
  看到女军统向自己走过来,年纪较大的那个犯人顿时吓得魂飞魄散。
 
  其实在一般人看来,李雅走路的姿势相当优雅,随着美腿的走动,皮靴和紧 身军装摩擦发出轻轻的咝咝声,性感的翘臀一左一右不断扭动,婀娜的身体曲线 像波浪一样起伏,实在是性感妩媚极了。
 
  但是犯人们刚刚已经看见过李雅高跟靴的真实面貌了,那些锋利得令人畏惧 的高跟和钢针究竟是什么样的用途,他们多少也猜到几分了。
 
  所以在那个犯人的眼中,冷艳女军统踩在锋利高跟上的优雅步姿,除了美丽 之外,更多的是可怕,如同死神脚步一样的可怕。
 
  恐惧之中,犯人想爬起来逃跑,但却发现两腿都被吓软了,竟是连站都站不 起来。
 
  他瘫坐在地上,拼命挣扎着想向后退,但这完全是徒劳的。这个世界上任何 猎物都不可能从李雅的高跟美腿下逃脱的。
 
  犯人眼睁睁看着女军统冷艳性感的高跟猫步不断逼近过来,身体开始颤抖起 来。
 
  他用颤抖的声音哀求着。
 
  「不、不要啊……长、长官,别……」
 
  李雅嘴角带着猫玩老鼠般的戏谑笑意,慢慢地走到了那犯人的面前。
 
  看到寒光闪闪的钢针和金属高跟停在自己眼前,犯人再也支持不住了。他扑 通一下翻身跪倒在李雅的跟前,全身颤抖地哀求起来:「长官饶命啊、长官饶命 啊,我是无辜的,我真的不是地下党……」
 
  李雅对他的哀求充耳不闻。她傲慢地伸出一条美腿,在犯人恐惧的目光中, 雪白高贵的性感过膝高跟靴轻轻踩在犯人赤裸的大腿上。
 
  冰冷的金属靴跟和钢针触碰到赤裸的大腿肌肤,犯人感觉到仿佛有一股来自 地狱的寒意沿着大腿和后背升了上来,将心中的恐惧一下子推到了极点。 
  他抬头仰望着高高在上的李雅,他看到女军统绝美的脸上带着高傲轻蔑的冷 笑,完全是一副猫玩弄老鼠时的戏谑表情。而女神俯看他的目光,就好像看蝼蚁 一样,充满了轻蔑和不屑。
 
  这让犯人感到更加恐惧了。他带着哭腔,哀求一般地问道:「长、长官?」 
  李雅居高临下欣赏着他因为恐惧而扭曲的表情,却没有立刻回答。像这样在 行刑之前给猎物施加恐惧的做法,是李雅最喜欢的玩弄手法之一。
 
  可怜那犯人看着眼前的白色过膝高跟靴,想象着靴底下那些踩在自己大腿上 的可怕钢针和细高跟,心中恐惧至极,恨不得马上把这又性感又可怕的皮靴推开。 但他又完全不敢动弹,生怕自己的脏手玷污了那晶莹剔透的雪白靴筒,会惹怒头 顶上的那位冷艳高贵的女军统。
 
  在好几秒钟里面,犯人颤抖着跪在李雅面前,而李雅旁若无人地将过膝高跟 靴踩在犯人的大腿上,画面仿佛定格成了一副油画。在这副油画里,瘦小肮脏的 魔鬼匍匐跪倒在圣洁美丽的天使的白色高跟靴下,全身战栗着向骄傲的天使苦苦 求饶忏悔。
 
  李雅享受着猎物的恐惧,傲慢地问道:「本小姐的腿,美吗?」
 
  犯人看着眼前修长的美腿,用力咽了一口唾液。
 
  「美,美极了……」
 
  李雅轻笑一声,接着又问:「那本小姐的皮靴呢?也美吗?」
 
  犯人畏惧地看着那包裹着修长美腿的雪白长靴筒,感受着大腿上金属高跟和 钢针的冰凉触感,颤抖着说道:「也美、美极了……」
 
  李雅又是轻轻一笑,她拖长了声调,戏谑地问道:「那么……你愿意死在本 小姐这么美的腿和皮靴下吗?」
 
  李雅一边说,一边一点点增加美腿的力量。
 
  锋利的金属高跟和钢针慢慢扎入犯人的大腿肌肉中,鲜血开始从高跟靴底下 渗出来。
 
  犯人痛得脸都扭曲了,他苦苦哀求道:「不、不要啊,长官,请、请不要… …」
 
  「呵呵……不要?不要什么?」
 
  李雅佯作不知,一边明知故问一边扭动脚踝,金属高跟和钢针残忍地绞动起 来,把犯人的大腿绞割得血肉模糊。更多的鲜血从高跟靴靴底下流了出来。 
  犯人终于疼的忍耐不住,尖声惨叫起来……
 
  「啊啊啊——」
 
  周围的犯人全都惊呆了,他们呆若木鸡地看着这一幕,连一个说话的都没有。 
  一时间,偌大个地下室里就只剩下被踩那个犯人凄惨的尖叫声。
 
  「啊——啊啊好痛啊啊——」
 
  在犯人的尖声惨叫中,李雅露出了满意的笑意。
 
  「叫得还可以,」她居高临下看着痛苦的犯人,毫无怜悯地说道,「那么, 我们继续。」
 
  女军统性感的过膝高跟靴踩在男人的大腿上,持续地肆虐着。
 
  防水台下密密麻麻的锋利钢针,还有长达十六厘米的金属靴跟,都已经深深 扎入了犯人的身体中。随着女军统旋转皮靴,这些可怕的刃物无情地绞割着犯人 大腿的血肉。鲜血像泉水一样在女军统的高跟靴下涌出来,在犯人身下形成了一 个血泊。
 
  犯人剧痛之下,双手紧紧抱住李雅的过膝高跟靴,撕心裂肺地嚎叫起来。 
  「啊啊啊啊啊啊——」
 
  李雅轻蔑地冷笑道:「才这么一点手段,就已经受不了了?哼,真是废物!」 
  犯人强忍着剧痛,双手抱住眼前的白色过膝高跟靴,颤抖着将手指插入过膝 高跟靴靴跟和防水台之间没有钢针的狭小三角空间,用尽全身力气往上抬,妄图 把女军统的皮靴从自己大腿上抬走。
 
  ——当然,这完全是徒劳的。
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+8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